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深黑峡谷剧情介绍

布隆姆-唐是一名小镇的警察,他受根深蒂固、权势熏天的市长迪克-卡瓦纳家族直接管辖。当他的两个十来岁的儿子在猎鹿中无意射杀迪克后,布隆姆对独掌大权的卡瓦纳家族长期持有的忠心受到了考验。仍未成年的斯凯拉决 详情

最深的天坑是多少米?

林木繁茂,小桥流水;中段逼仄如巷,宽处达70米左右,最窄处仅容一人通行,最深处达 900米,溪水自“...



跪求爵迹8侵蚀者

【十二年前】【西之亚斯兰帝国·深渊回廊】漆黑的夜空里,漫天白色宝石般的星辰。整个夜空被秋天略带寒意的风吹得又高又空旷,整个宇宙浩渺无垠。星辰与满月,投射下的洁白光芒,把深渊回廊笼罩在一片迷幻的气息里。夜幕下万籁俱寂,只有偶尔有“刷,刷”短促而又迅疾的划破空气的气流声,轻轻地擦过耳际。瞳孔的视线中,是黑暗树丛里,仿佛闪电般交错的金色光影。面漆一片巨大而又茂密的荆从里,是无数伺机而动的【电狐】。鹿觉像一匹年轻而又矫健的黑色猎豹一样蹲在黑夜里,他的五根手指轻轻地放在地面上,仿佛男子抚摸年轻女子的肌肤一般温柔而多情。鹿觉的眼睑低垂着,浓密而柔软的睫毛覆盖着他蓝色海洋一般的瞳孔,他的嘴角因紧张而轻轻地向下抿起。周围是无数短促的金色闪电,在粘稠的黑暗里一闪即逝。他突然抬起眼睛,修长而有力的五根手指上,突然缠绕起几根银白色的电流,然后飞快地沿着他的手指窜进泥土里,仿佛细小的白色闪电劈进大地。“翁——”一生巨大的弦声撕破风声,地面上突然旋转着扩大出一个银色发光的【阵】,无数气旋从地面上翻涌着上窜,把鹿觉漆黑的战袍吹的猎猎作响,而下一个瞬间,空气里无数的啸叫突然消失了,一切都像是被淹没进了深海里一样,没有声响,甚至连树木被风吹动摇曳的动作,都缓慢了起来,像是海底的水草般缓慢浮动......尖锐的树木枝丫间,无数金黄色的【电狐】,全部显现出了他们真实的形态,刚刚那些快若闪电的黄金光影,此刻放慢了速度,在空气里仿佛滑翔般的穿行着……他们圆润的琥珀色眼睛、顺滑的白色柔软皮毛、小而锋利的爪子、一尺来长的毛茸茸的蓬松的尾巴,以及浑身包裹着的噼啪作响的金色闪电……“开始【吞噬】吧……”鹿觉背后的河南里,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鹿觉定了定神,然后站起来,弯起后背,浑身的金黄色刻纹突然放射出剧烈的光芒,把他雕刻得像是一个镂空的瓷器。空气里一声爆炸的声响,一团混合着光影的银白色雾气像是一个鬼魅般从鹿觉宽阔而结实的后背挣扎而出,然后一瞬间分裂成无数细小的银白色的气流,朝每一个【电狐】席卷过去,像是海蜇一样紧紧地裹着它们……鹿觉年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正当他想要进行最后的【吞噬】时,却突然感觉到一阵触电般的麻痹感自脚下的地面传递而来。鹿觉低下头,看见脚下的【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很多处断裂开来,残缺不全。紧接着,那些速度放慢、仿佛浮游般的【电狐】。却挣扎着,一只,两只……一连串的“噼啪”电流声响,迅速地,数百只黑暗里潜伏的【电狐】挣扎开白色气流的包裹,他们恢复了闪电般的速度,朝着已经僵硬而不能动弹的鹿觉疯狂的穿刺过来。从骨髓里爆炸而出的尖锐刺痛,一瞬间撕碎了鹿觉的所有知觉,他眼前最后的景象,就是朝自己蜂拥而来的金色闪电。鹿觉恢复知觉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了。地上是凝结的露水,在深秋里透着刺骨的寒冷,身体各个部位的知觉,也在这锋利的寒冷里迅速恢复过来。鹿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羽袍。漆拉坐在他的身边,目光投向遥远的夜空。天空是已经快要破晓的墨蓝色,无数光线蚕食着这片巨大的黑暗,天幕渐渐透出光来。残留的星光零碎地落在漆拉俊美的脸上,漆拉的脸在这样的光线里,显出一种仿佛神迹般的美。不过在鹿觉心里,漆拉一直都是神一样的存在,对鹿觉来说,漆拉像是活在人间的凡人。十二岁那年在荒漠里被漆拉寻找到的时候,当时还是一个少年的鹿觉,衣衫褴褛,倒在沙漠里,挣扎在垂死的边缘,那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尘不染俊美飘逸的漆拉,仿佛海市蜃楼般瑰丽。此刻,地面上是一个缓慢旋转着的黄金色巨阵,在这个阵的范围内,空气里凝固悬浮着数百只纯白皮毛的【电狐】,他们仿佛处于一个时间停止流动的区域里,包括空气里漂浮的尘埃和树叶,都像是宇宙里悬停的星河一样,一动不动。巨大的【阵】从地面反射出来的黄色光芒,把漆拉衬托的像一个神。鹿觉翻身从地上坐起来,把自己身上黑色的镶嵌着凤凰羽毛的长袍取下来,轻轻地披到漆拉身上,然后恭敬地低着头,跪在漆拉面前。“刚刚【电狐】差点就把你的魂魄撕碎,你知道么?”漆拉的声音平静而温柔,却仿佛浸泡着冰冷的露水,带着让人恐惧的寒意。她的嘴唇像是粉红色的柔软花瓣。“对不起,我太大意了。”鹿觉跪在地上。他的肩膀上、脸上,刚刚被那些闪电撕开的细小伤口,正在缓慢的愈合。“每一个魂术师在捕捉魂兽时,秉承的原则都是必须等都魂兽濒临死亡、身受重创、他们的魂力处于最低水平的时候,才会释放出自己的魂魄,将魂兽吞噬。因为【吞噬】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过程,在亚斯蓝的历史上,被魂兽反噬的魂术师不计其数。作为一个使徒,你怎么会自负到这种地步,在完全没有估量好魂兽的魂力水平的前提下,就轻率的释放自己的魂魄呢?” “是我的错。不过,漆拉王爵,我能问一个问题么?”鹿觉深邃的眼神,从夜色里望向漆拉,在看到漆拉点了点头之后,鹿觉说,“为什么您想要让我来捕获【电狐】这种魂兽呢?亚斯蓝领域上,特别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深渊回廊里,由于数高等级的魂兽,为什么不去捕获他们呢?”漆拉回过头来,看着面前年轻而英俊的鹿觉,不知不觉间,好几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鹿觉也已经从自己当初在沙漠里找到的那个充满着野性气息的少年,变成了现在高大英俊的、被无数少女喜欢的使徒。甚至在女性魂术师里,私下都悄悄的称呼他为亚斯蓝最英俊的使徒。他宽阔而结实的身体里,包裹着闪电般的力量和气息,星辰般的五官在日复一日的时光的雕刻下,呈现出一种帝王般的侵略性。漆拉伸过手,摸了摸他浓密的鬓角,说,“鹿觉,魂术师的能力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魂术师自己的魂力,另一个则是魂兽的能力。但是这个两个部分并不是独立的,而是彼此渗透、交错影响的。你的灵魂回路决定了你的天赋就是对时间和空间的控制,而【电狐】这种魂兽,虽然魂力并不像怪兽般惊人,但它们同时具有凌驾于大多数魂兽之上的速度,这和你的天赋以及你的【阵】的特性,是最为吻合的。而且,【电狐】是亚斯蓝领域上少数几种以“群”为单位的魂兽,你如果捕捉到它们作为你的魂兽的话,那么你的魂兽就不会是一只,而是一群,并且,它们的繁衍再生能力非常惊人,只要还剩下最后一只没有被摧毁,那么,它们都能迅速完成繁殖复刻,恢复到一群的战斗实力。”漆拉的手指划过鹿觉浓密的眉毛,说“这就是我希望你捕获它们,成为你的【第二魂兽】的原因。”鹿觉点点头:“对不起,王爵,我让您失望了。”“没关系。【电狐】可以下次再来捕获。而且这一群【电狐】数量还不是最多的。深渊回廊深处,有更大量的【电狐】聚集生存。”漆拉站起来,将黑色长袍披在身上,抬起头,望了望墨蓝色的天幕。地平线上几颗明亮的星辰,一瞬间像是被粘稠的墨汁淹没了一般,消失在蓝天上。“它醒了……我们出发吧……”漆拉的脸淹没在黑暗里,剩下立体的轮廓边缘。“什么东西……醒了?”鹿觉站起来,望着漆拉问。“【铜雀】,那是我要你捕获的【第一魂兽】。走吧。”漆拉伸出手,苍白的指尖轻轻地放在身边一棵树的树干上,无数银白色的丝线像是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包裹缠绕着树干,交错编织成一张发亮的网,片刻之后,一颗【棋子】就诞生了、鹿觉走过去,在伸手触碰【棋子】之前,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对漆拉说:“王爵,这些天我都没有看见【束海】和【藏河】两兄弟,他们在干什么呢?”“他们俩个前几天去发去雷恩海域了,【天格】传递来的消息,说是第六王爵西流尔号称【永生王爵】,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漆拉半眯着眼睛,没有回答。过了一会,他回过头来,看看这鹿觉说:“你还是先好好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作为这一代使徒里最高位置的【天之使徒】,你现在对魂力的控制还远远不够,别说和我比了,就连【地使】藏河和【海使】束海,都比你的魂力控制的要好。至少,你要对得起天地海三使徒里地位最高的【天使】这个称号吧。”鹿觉跪下来,“使徒谨记在心。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希望有一天,也可以成为像漆拉您一样,凌驾众生之上的第一王爵。“漆拉低下头,看着面前英俊却谦卑的鹿觉,用低沉的声音说:“不是希望,你一定可以成为超越我的第一王爵,亚斯蓝新的魂术巅峰。“【西之亚斯兰帝国·北之森】放眼望去,巨大的黑森林全部笼罩在沉甸甸的积雪里。一片茂密无边的针叶林,每一根树叶,都被冰雪包裹成了一根刺,天地间耸立着无数巨大的雪柱。风雪卷动着,在参天的巨大树干间来回呼啸,鹅毛般的大雪,把视线吹的一片苍茫。巨大的寒冷凝固了所有的声音,除了尖锐的彷佛厉鬼般时有时无的风声啸叫。地面上是一片巨大的死寂。无边无际的积雪仿佛来自天界的云,把大地包裹起来。一阵快速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从脚步上听起来,是两个人。步伐轻盈而快速,仿佛飞掠般的前进速度。“这里已经快要到深渊回廊的边界了,你确定是这里么?【铜雀】这么高等级的魂兽,应该是出现在深渊回廊的中心比较合理吧?”万籁俱寂里,一个少年的声音。“你跟我走就行了。你连我的判断都不相信了么,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嘻嘻。”一个少女的声音,仿佛丝绸般在空气里滑动。晨光出现的白色森林里,两个年轻的少男少女,飞快的朝这片积雪森林的尽头掠去。“漆拉王爵,这里已经快要接近深渊回廊的北边边境了,【铜雀】真的会在这么边缘的地方么?”鹿觉站在巨大的冰雪森林入口处,看着风雪汹涌的尽头,眯着眼睛问。他的眉毛上落满了零星的碎雪,看起来像是被冰雪装点成的轩昂神像。“这里是北之森,虽然是深渊回廊的最北边,但在整个亚斯蓝的领域里,这里并不是最北边的土地。这里一年四季都是这样长年不化的大雪以及持续的暴烈大雪天气,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是【铜雀】的居住地。【铜雀】是亚斯蓝非常稀有的魂兽,它能够在大面积范围内制造风雪。对于以水为元素战斗的亚斯蓝领域的魂术师来说,是不可多得的魂兽。因为在这样的环境里面,能迅速制造出【阵】来。”“可是,我们的天赋不是可以随时能在各钟地方做出【阵】来么?这种魂兽对我们来说,似乎没有意义吧?”“【铜雀】作为魂兽的意义,并不是要你对战我们亚斯蓝领域上的王爵,它的意义并不是样你更容易地制作出【阵】来,而是为了阻止【风爵】和【地爵】们在空气里和泥土上任意的制造出【阵】。在冰天雪地的世界里,【水爵】绝对是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我明白了……”鹿觉望着漆拉被冰雪装点的脸,瞳孔里是纷飞的雪片的倒影。“而且,这只是【铜雀】的其中一种能力,你知道【铜雀】的鸣叫声又被称作为什么吗?它嘹亮的鸣叫被称为【战神的号角】,作为拥有【铜雀】的魂术师,这种鸣叫会激荡起魂术师灵魂回路里的魂力冲撞【魂印】,从而让魂兽和魂术师自己的魂力都能得到暂时性的飞跃。”漆拉裹紧长袍,和鹿觉两个人,朝风雪弥漫的森林里走去。少女看了看四处散落的魂兽的尸体,脸上露出了混合着天真和邪恶的笑容。她的眼睛有亮又大,仿佛乘着一汪琥珀色的佳酿。她大概是一二岁的年纪,真处于童真和成人的分界线上。他拿着一片晶莹剔透的冰,轻轻地擦着手,把刚刚站在手上的血浆擦掉。“哎,好麻烦,又来了呢。”少女突然幽幽地抬起头,脸上轻轻一笑。“什么又来了?”少年抬起头,用他那双充满了邪气的童真瞳孔看着她。“当然是,”少女突然把身体往旁边一闪,刚刚她脚下的地方突然爆炸般的窜起无数条仿佛巨大树枝般粗糙的手臂,她仿佛鬼魅般的转过身,伸手朝地上一抓,“想要送死的东西又来了。”一声巨大的轰鸣之后,一只又像是蜘蛛又像是蝎子的巨大怪物,从地面被少女活生生的扯了出来,怪物挣扎着发出刺耳的巨大怪叫声,少女的表情却非常悠闲而甜美,就像是正提着金丝鸟笼的平常少女在逛花园一样。她腰一扭,手臂一振,那个怪物瞬间就被她朝着前面那颗巨大的树干砸过去,一阵骨骼碎裂的声响,怪物刺耳的怪叫仿佛来自地狱的野兽,“胸口左边第三条腿和第四条腿的中间,魂印位置,”少女拍掉手上的雪,朝少年轻轻地说了一声。而刚刚站在旁边的少年,突然朝那个怪物冲过去,他抬起手,将五根手指朝怪物第三条腿和第四条腿中间一按,他的嘴角轻轻一斜,仿佛一阵玻璃碎裂的声响,沿着少年的手指突然蔓延出无数的闪电,无数金色的刻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像一张网一样瞬间布满了怪物的整个身体。接着,这张发亮的金色刻纹之网,渐渐的朝少年的手心收缩,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在刻纹不断消失的同时,是怪物撕心裂肺的惨叫。而当最后最后的光线消失在少年的五指之间时,一阵“哗啦啦”的碎裂声,怪物变成一堆冰块,碎裂在了地上。少年抬起头,脸上市一中沉迷在迷幻快感里的表情,让人觉得莫名恐惧。少女慢慢走到少年边上,她抬起眼睛,目光不知道投射到了空气中的哪里,她的眼神迷茫中又带着一股诡谲。片刻之后,她的瞳孔清晰了起来,她抬起手,掩了掩嘴,仿佛有点不好意思般的笑了笑,说:“嗯,周围都干净了呢。”“那就等【铜雀】吧。”少年斜靠在树干上,参天大树上的积雪,刚刚被怪物撞击的时候散落了下来,此刻,终于从接近云层的高度,哗啦啦降落到地面。少年和少女被裹进这片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里。看起来就像是天界的两个,杀戮天使。“咦?”少女突然抬起头,两个瞳孔瞬间变成了一片浑浊的白色,仿佛翻涌着无穷尽的浓雾和风雪,“好像来了一个很不得了的人呢,哦不对,是一个很不得了的人,和一个不可思议般的强的怪物呢…….”少年站起来,慢慢地靠近少女身边。“不过没关系,他们还在好远的地方呢,等他们走过来,估计也要两三个钟头了吧。”少女的瞳孔重新清亮了起来,仿佛宝石般闪动着诡谲的光芒。少年看了看少女,嘴角邪邪的笑了笑,说:“你才是个可怕的怪物吧。”少女抬起头,掩住嘴角,脸红了起来,害羞地说:“你怎么这样说人家。”她抬起光芒流转的瞳孔,“你不也是么,和我一样的,怪物。”雪越来越大。十几米之外的视线,完全被鹅毛般纷飞的大雪遮蔽了。大雪时下时停,没有任何规律。鹿觉走在漆拉的身边,稍稍靠后一点儿,不时的侧过头去看漆拉。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已经从一个少年成长为一个男子。而漆拉依然还是当年在沙漠里遇见的摸样,仿佛冰雪般的容颜丝毫没有老去。漆拉的面容美得像是美的不应该在这个人间存在的样子。鹿觉正看得出神,漆拉突然停了下来,鹿觉一步往前没停住,撞在漆拉的身上,他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它来了。”漆拉望向远处。“【铜雀】?”鹿觉掩盖着自己的局促,镇定地问。“嗯,是的。我们现在过去,你跟上我的速度。”漆拉头也不回得说。“那……你不要把速度提升那么高,否则我跟不上的……”鹿觉脸又红了。漆拉冰雪般的脸融化开来,忍不住露出一个难得的笑容,像是冬天冰雪山谷里一束鲜红的花,美的不可方物。鹿觉看的心里直感叹。“那就走吧。”鹿觉点点头,浑身上下瞬间布满了金黄色的刻纹回路,鹿觉转头看了看漆拉,他的肌肤依然白皙一片,他甚至还没有动用大部分的魂力,他的身影就在空气里扭曲了几下,一瞬间消失在眼前。鹿觉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和漆拉的差距,于是赶紧追了上去,嘭的一声,消失在风雪里。一声一声仿佛金属般的鸣叫,把少年和少女的耳膜刺得发痛,同时,每一声鸣叫都震得两个人胸口气血翻腾,像要晕厥。两个人的身影快速的闪动在巨大的参天树木之间,而他们两个人的头顶上,是一个仿佛小山般巨大的银色影子,【铜雀】在树梢上扇动着巨大的坚硬翅膀,无数积雪从树冠上大团大团的砸下来。整个天地一片白色的浑浊。无数的树木被【铜雀】仿佛巨剑般的一根根翎羽划断,轰然倒下。巨大的轰鸣声里,是少女镇定的、不紧不慢的柔软声音。“攻击来自东边,自下方攻入。下一次攻击在十秒钟之后,方向未定。”“正面的攻击是假象,往左边闪躲。”“不要抵挡这次攻击,抵挡会受更大的伤。”“它的魂印在翅膀下面!”而少年在她每一次的提醒之下,从容而镇定的游走在泰山压顶般的攻击之中。“十秒之后,它的魂力会有一个短暂的中断和积蓄。”“现在!!”少女突然一声大叫。而下一个瞬间,他和少年突然冲天而起,踩着参天的树冠,无数的积雪纷扬中,她和少年凌空而立,树冠上的无数积雪突然变成交错的巨大冰刺,密密麻麻的朝【铜雀】缠绕而去,虽然无法刺进他铜墙铁壁般坚硬的身体,却将它活活困在了树木之间,仿佛树冠上瞬间制造出了一个冰雪的鸟巢,它被囚困在里面。“该我了!”少年突然邪气的一笑,然后朝着【铜雀】翅膀下的位置飞掠而去。正当他要伸出五指按向【铜雀】的身体的时候,面前的空气里突然飞快而剧烈地震荡出一圈透明的涟漪,少年眼前一花,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子迎风而立,他挥了挥手,少年就被迎面而来的巨大气流震得倒飞出去。“你们两个,应该在数万米之外的,怎么可能到的这么快?”少女迎上去,接过从空中摔下来的少年。“我们俩个?”鹿觉站在高高的树枝上,他身后被困在层层叠叠冰雪巨刺里的【铜雀】,此刻正在看着他悲哀的鸣叫着,巨大的温润瞳孔里是无限的悲凉。“是啊,后面不是还有一个么?”少女转过身,对这背后苍茫的风雪里,不屑地说。漆拉从少女背后迷蒙的暴风雪里走出来,眼神漆黑而锋利,她看着少女说,“你说你在数万米之外就感应到了我们两个?”少女轻轻的笑着:“只是没想到你们两个来的那么快。”少女压抑着内心的恐惧,因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穿越这么漫长的距离,当今在亚斯蓝几乎每几个人能做得到……但其实,此刻心里真正感觉到恐惧的,是漆拉。小女孩捕捉到自己和鹿觉的时候,是在数万米之外,这个距离对于魂力的感应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更何况这中间弥漫着呼啸的暴风雪,无数的魂兽魂力也在干扰……并且那个时候,自己根本没有使用多少魂力,就算是面前这个少女的感应再敏锐,最多只能捕捉到浑身刻纹已经发光的鹿觉的魂力流动。而刚刚,在【铜雀】巨大的战斗魂力肆意冲撞、并且鹿觉也已经使用了庞大的魂力的情况下,在这么多的干扰之中,这个少女还能感应到她背后自己几乎隐藏到极限的微弱魂力。这个小女孩儿到底是谁……“你们是来捕捉【铜雀】的么?”少女望着面前高大的漆拉,问。“是的。不过看来,你们在我们之前到了。”漆拉望着头顶树冠上,被困住无妨动弹的【铜雀】。少女突然轻轻的笑了笑,她看了看漆拉,又看了看身后的鹿觉,天真的脸上突然呈现出一种成年人才有的表情,“如果没有猜错,你们是王爵和使徒吧?”漆拉没有说话。只是把眼睛眯得更紧。“那你们也应该知道,如果你们两个要对魂术师动手,除非是得到了白银祭司的【红讯】,否则,没有正当理由,是不能随便动手的哦。”少女身后的鹿觉轻蔑的笑了笑,脸上是不屑的表情。“既然你们先来,理应由你们捕捉。”漆拉看着面前的少男少女,面无表情地说。漆拉说完,对鹿觉使了个眼色,于是鹿觉轻轻的在空气里身形一动,恭敬地站到了漆拉的身边。少年看了看漆拉和鹿觉,嘴角依然是那个邪邪的笑容。他转过身,朝【铜雀】飞掠而去,他伸出双手,朝【铜雀】翅膀下面的魂印一拍,密密麻麻的金黄色刻纹从【铜雀】身上浮现出来,然后伴随着哗啦啦玻璃碎裂的声响,刻纹不断的粉碎消失,然后无数的金黄色细线,超少年手中流动而去。在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少年手心的瞬间,巨大的【铜雀】尸体突然粉碎成无数冰雪的碎块,从树冠上哗啦啦坠落一地。少年在树冠上,双眼瞳孔一片寒光,仿佛看不到尽头,他仰起头,身体扭曲着,脸上是难以抑制的迷幻般的快感。“这是什么……”漆拉心里蹿起一阵恐惧。“你们不是为了把它捕捉成魂兽……”鹿觉浑身的汗毛突然倒立而起,仿佛面前的少年少女,是两个来自地狱的鬼魅。“嘻嘻,谁告诉你我们是来捉它当魂兽的啊……”少女转过头来,眼睛里白茫茫一片浑浊,她笑嘻嘻的面容让人觉得无限阴森。“你们是谁的使徒?”鹿觉问。“谁告诉你的,”少女脸一红,羞涩地说,“我们是使徒啊?我们可不是呢。我们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侵蚀者】。”“我今天要看看你们究竟是什么东西……使徒也好,侵蚀者也好,都先别走!”漆拉面容一寒,他的身体没有丝毫移动,但脚下却瞬间疯狂地旋转出了一个巨大发光【阵】来。空气里的风雪碎片一瞬间全部凝固。但正当鹿觉走过去正准备抓住少年少女的时候,少女的脸上突然浮出一个地狱幽灵般的笑容来,接着,她的脸像是突然被割裂一般,无数长长的巨大闪光的刀刃从她身体里刺破他的皮囊。她小小的身体突然被高高的抛离地面,那些从她身体内部穿刺而出的刀刃瞬间膨胀了无数倍,仿佛巨大的昆虫触角砸向地面,而她身体两侧突然聚集起数十把闪着寒光的巨大刀刃,围绕成一个圆圈疯狂的旋转起来,无数参天树木在这些巨刃的切割下轰隆隆的倒下,雪花漫天飞舞,视线一片浑浊。空气里突然爆炸开无数股扭曲流窜的魂力,漫天的风雪遮挡着视线什么都看不见,漆拉知道这是那个少女制造的谜局和假象,周围各处都是扰乱视线的魂力,漆拉也不知道他们逃走的是哪个方向。等到鹿觉用魂力将漫天的风雪统统吹上苍穹之后,清晰的视线里什么都看不见,周围仿佛是一片废墟的空旷,无数的树木被拦腰折断、四处横置。地面时无数条被割开的沟壑,黑色的泥土混合着冰渣儿,翻出地表,像是一条一条的刀疤。漆拉和鹿觉站在空旷的雪地上。“亚斯蓝究竟出现了什么样的怪物……”【七年前】【西之亚斯兰帝国·雷恩海域】“王爵,再过一会儿,就快要到那个海岛了。”鹿觉站在船头拉着帆,他的长袍被海风吹开,阳光照耀在他结实的古铜色胸膛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汗水像是装点在他胸口的宝石一样发着光。他回过头看着漆拉,修长的眉眼在烈日下像一道幽深的黑色峡谷。“漆拉王爵,您不是可以制造棋子么,为什么我们要这么辛苦得坐船过来?直接用一枚棋子不行么?”鹿觉擦着身上的汗,脸被晒得红红的。漆拉看着面前流着汗、几乎赤膊的鹿觉,笑着说:“棋子只能通往制造者去过的地方,制造者没有去过的地方,是不能制造出棋子直接到达的。”鹿觉点点头,他看了看漆拉,叹了口气。漆拉安静的坐在船舶上。头顶的烈日仿佛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依然像是一个冰雕预期神像,五官精致而耀眼。他察觉到鹿觉的目光,于是回过头,冲鹿觉笑了笑,点点头。

猜你喜欢

  • HD

    算牌人

  • HD

    厄运假期

  • HD

    金山伏魔传

  • HD

    甜心女孩

  • HD

    浪客剑心

  • HD

    浪客剑心:最终章之追忆篇

  • HD

    火药奶昔

  • HD

    小行星大末日

  • 超清

    黑寡妇

  • HD

    一级指控国语

深黑峡谷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更多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