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豪哥车模

10.0

主演:Alan Cope II Jerry Chesser 杰齐贝 

导演:Russell Dobson 克里斯多夫·福布斯 

苏宁豪哥车模剧情介绍

美国内战故事 详情

为什么拿破仑的胸甲骑兵可以冲破刺刀方阵

胸甲骑兵俗称重骑兵。作为战场上杀戮的机器,重骑兵所到之处无不披靡,这源自于他们本身铠甲的沉重,这...



袁绍的得力干将麴义,凯旋在即为何惨遭杀戮?

谈起三国时的武将,一句“人中吕布”,就把这位猛男亮闪闪,毕竟三英战吕布,在关张刘的夹击下还能全身而退,确实够厉害;而另一句“吾乃常山赵子龙”,也让赵云的英勇呼之欲出。其实,在三国名将谱中,还有更多出人意表的牛人,邺侯、大将军袁绍麾下大将麴[qū]义,就是非常传奇的一位!生于西陲家族积累骁勇善战东汉末年,麴义生于凉州西平(今青海西宁市),其家族平原麴氏是当地的大姓豪族。平原麴氏,顾名思义这支麴氏家族的原籍在平原郡(今山东德州市),那么,麴义为什么会出生在距离原籍千里之外的凉州西平呢?原来,在麴义出生前的一百多年前,西汉建平三年(公元前4年),他的先祖尚书令鞠谭,因受到东平王刘云“瓠山立石谋反事件”的牵连,被汉哀帝刘欣削职为民。因惧怕遭到进一步迫害,鞠谭不敢回原籍平原郡,而是率儿子鞠?等人“避难湟中、因居西平、改鞠为麴”,从此鞠?改姓“麴”,是为麴?,在凉州西平隐姓埋名地生活下来。由于鞠谭在被削职为民时,并未遭到抄家,他得以带着在京城做官所聚敛的财富,和儿子麴?等人在凉州西平开拓领地,站稳脚跟。凉州西平与羌胡为邻,居住地犬牙交错,为了应对好斗强悍的羌人,麴氏家族慢慢建立起了一支家族武装,并在长期打打合合的争斗中,熟练掌握了羌人快马弯刀、出其不意的战法,造就了威震一方的麴氏家族武装集团。在这样的家族环境下,麴义从小就喜欢弓马骑射,长大后受命统领家族武装,长期与羌人征战,所部也变得骁勇善战。黄巾之乱皇甫招兵初露锋芒东汉中平元年(184年)中原爆发黄巾之乱,汉灵帝刘宏派遣左中郎将皇甫嵩平叛。中平三年(186年),已升任槐里侯、左车骑将军、冀州牧的皇甫嵩到凉州招兵,麴义率家族兵勇一千多人应招,从此开始走向中原。麴义所部在冀州、并州一带,与叛军多次交手皆大胜而归,麴义很受皇甫嵩赏识。后来,皇甫嵩班师还朝,麴义则留在冀州牧韩馥手下做了参将。反董内讧叛韩就袁交投名状初平元年(190年),由于权臣董卓擅行废立,把持朝政,有篡汉图谋,因此豫州刺史孔?啤①鹬荽淌妨踽贰⒓街菽梁?サ榷嗝?胤骄?Ч餐七?乡侯、渤海太守袁绍为盟主,共同讨伐董卓。袁绍只是渤海郡一个小小的太守,为什么那么多势力比他强大的地方实力派,愿意唯他马首是瞻呢?在悦史君看来,原因有二:其一袁绍出身东汉名门汝南袁氏,自他的高祖父袁安起,袁家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袁氏家族也因此有“四世三公”之称;其二,袁绍之前在担任中军校尉、司隶校尉时,有诛灭宦官之功,并且还有不与董卓合作的举动。然而,虽然袁绍身为关东军盟主,但由于这些地方军阀各怀鬼胎,都想保存实力,谁也不愿意真正听从号令,袁绍其实成了一个光杆司令,一场讨伐不了了之。其中,由于渤海郡属于冀州管辖,袁绍实际上要受韩馥节制,这让两人的关系既微妙又紧张:韩馥想要控制和防范袁绍,袁绍则素来有入主冀州之心。初平二年(191年),麴义背叛韩馥,韩馥亲自率兵征讨,结果反而被麴义击败,元气大伤。袁绍得知此事后,心中大喜,就与麴义结盟,共同逼迫韩馥让位。生性怯懦的韩馥不堪压力,将冀州军政大权拱手送给了袁绍。就这样,袁绍反客为主,代领冀州牧,自称承制,麴义也开始在袁绍帐下效力。后来,南匈奴单于於夫罗劫持河内太守张杨反叛袁绍,驻扎在黎阳,袁绍命麴义追击到邺南,击败了南匈奴的部队。随袁征战界桥先登大败公孙袁绍得到冀州后,就有了统一河北的想法,但冀州北面有威震塞外的蓟侯、奋武将军公孙瓒,南面有袁绍同父异母的弟弟、后将军袁术,这两个劲敌,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麴义在其中的作用至关重要。初平二年(191年)冬,袁术任命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为豫州刺史,屯兵阳城。可在孙坚出兵攻打董卓的时候,袁绍却趁机任命周昂为豫州刺史,派兵袭取了阳城。袁术一向与哥哥袁绍不和,得知消息后,立即派遣公孙瓒的弟弟公孙越,协助孙坚回救阳城,结果公孙越在作战中被流矢射中身亡。公孙瓒得到消息后,愤然说道:“我弟之死,祸起于袁绍。”于是,公孙瓒出兵驻扎在磐河(今河北境内),由于攻势凌厉,一时间,冀州郡县纷纷望风归降。袁绍非常惊恐,为了取悦公孙瓒,缓和局势,任命公孙瓒的从弟公孙范为渤海太守,想以此与公孙瓒结援。但公孙范一到勃海,却立即倒戈,以渤海兵力协助公孙瓒。公孙瓒攻破青州、徐州黄巾军,兵势日益强盛,进驻界桥(今河北威县境内)。随后,志满意得的公孙瓒自己任命严纲为冀州牧,田楷为青州牧,单经为兖州(今山东金乡县西北)牧,并配置了郡守县令。初平三年(192年),忍无可忍的袁绍亲自领兵迎战公孙瓒,屯军广川(今河北枣强县东北),与公孙瓒战于界桥南二十里处。公孙瓒以三万步兵,排列成方阵,两翼各配备骑兵五千多人;袁绍则令?义率八百精兵为先锋,以强弩千张为掩护,他统领步兵数万在后。公孙瓒见袁绍兵少,下令骑兵发起冲锋,践踏敌阵。麴义命士兵伏于?J下不动,等公孙瓒军冲到只距离几十步的地方,一齐跳跃而起,砍杀过去;与此同时,千张强弩齐发。公孙瓒的军队遭到意想不到的打击,全军陷入一片混乱,骑兵、步兵都争相逃命,公孙瓒大败。麴义的军队则越战越勇,临阵斩杀了公孙瓒所署冀州牧严纲,斩杀千余人,又乘胜追到界桥。公孙瓒企图守住界桥,率兵还击,但再次被麴义打败。?义再接再厉,一直追击到公孙瓒的驻营地,砍了牙门大旗方才凯旋。在归途中,麴义还驱散了公孙瓒部围攻袁绍的一支骑兵,及时解救了袁绍。悦史君认为,界桥之战虽未完全改变袁绍与公孙瓒的实力对比,但却创造了以少胜多的辉煌战绩,大长了袁绍及其追随者的志气,麴义功不可没。连战公孙功勋赫赫惨遭诱杀兴平二年(195年),公孙瓒杀害襄贲侯、大司马、幽州牧刘虞,尽得幽州之地。刘虞的从事渔阳鲜于辅、齐周等人与燕国(今北京大兴)阎柔联合,率幽州兵马及鲜卑、乌丸等胡兵数万人,与公孙瓒的手下渔阳太守邹丹战于潞河(今朝白河)之北,大败公孙瓒军,斩杀邹丹。乌桓峭王也率其部落兵马及鲜卑骑兵七千余骑,随鲜于辅迎接刘虞之子刘和,与麴义合兵,共十万人马攻打公孙瓒,在鲍丘大败公孙瓒,斩首二万余。公孙瓒连战连败,只得退还易京(今河北雄县西北)固守不出,麴义等乘胜追击,包围易京。公孙瓒在易京开置屯田,两军相持一年有余,麴义因粮尽不得不退兵,公孙瓒乘势出击,击败麴义,尽得其车重。建安四年(公元199年),袁绍再次发重兵围困易京,在消灭公孙瓒大局已定的情况下,袁绍召见麴义,并将他诱杀,兼并了他的部众,有余部逃亡的,也被袁绍分兵扑灭。

苏宁豪哥车模猜你喜欢